90后摄影师从趣味中给自己带来欢乐
摄影网发布者:儿童摄影加盟

  在“90后”的成长历程中,整个中国社会的节奏完全变了。特别是成长于92年之后的一代,物质财富摇身一变成为全社会最鲜明、最具共识性的身份标签,经济压力与自我包装成为指挥棒。网游的体验让人们极度追求独立,中国影楼网专家统统过时,“我”才是绝对的主宰。在虚拟的世界里,屏幕前的人手握“神器”,“我”可以是任何人。自我中心“421”家庭结构在1985年以后成为中国社会的绝对主流。从出生开始,孩子们就是在其他家庭成员的高度关注中长大的,他们就是独一无二的家庭中心-关注,不再是一个稀缺的、需要争取的资源,而是迅速过剩。因此这代人会表现出对周边环境缺乏探察、对他人情绪反应不够敏感,过于执着于自我感受的倾向产生一种”你为什么不点赞”的情绪需求。同时,社交网络塑造了一个,“扁平化世界”的幻觉—这种“平视假象”,必然会让人对自己的位置感产生漂移。

  在现在的社交网络中,虚拟接触的深度。密度和广度都远远战胜了肉身。当人们在虚拟世界沉浸的时间越来越长,当智能手机使得我们24小时在线,那么,原本隐藏在潜意识中的人格分裂可能会以虚拟人格的方式浮现出来。当人们能够以虚拟人格在虚拟世界中获得存在感,那么,在真实世界中的不协调、挫折、对立都有可能被因此消解。在前辈们眼中,就是一种玩世不恭和不负责任的态度。。”“90后”似乎更擅长与自己交流。因为独处的时间很多,任何时候他们都会有独处的机会,然后就和自己对话,比如提很多问题,可能没有结果,但是会有更清晰的梳理。

  人们之所以要不同,大概就是为了在人群中脱颖而出寻找相同的另一部分。人们都希望恶趣味能给自己带来欢乐、理解以及朋友,抚摸—下自己的脆弱与敏感。不去细究一切的真假依据,能够让人不那么懂却觉得好笑,或许就是恶趣味的奥义。而网游文化也助长了这一点:因此,他们对“独立作”、“自成一格”的热情远远超过他们对“权力”的飲望。恶趣味,不再是一种贬损,而成为越来越多年轻人的自我标榜,是脱离了低级趣味与高级趣味的独立存在-它可能充斥着血腥暴力、情色以及难以理解的笑点但拨云见日,背后也有丰富的纯真、梦想和正义理念。这种没有门槛、没有成本的取乐方式,正是人们对生活的积极回馈。“90后”喜欢它,就好似对直视的喜欢的反叛,去热爱不那么讨喜的东西,就像和不那么合群的人做朋友,避开肉麻的情感,酷一点,再酷一点。  自拍,省略了与被拍者之间的酝酿,甚至省略了相机的存在,直接表达,时时出离,成为自己的观众,所有的画面都是自我诠释。新锐女摄影师练明乔曾这样解释自己为什么沉迷于自拍“首先肯定是喜欢自己,然后就是出于女人的幻想。‘幻想’大多难以启齿,这种难以启齿要让别人来表达(表演)很难一因为得明白地讲出来,还得让她理解,这个过程本身就不容易。拍自己就省略了这个过程,想法是‘我’,载体是‘我’,拍摄也是‘我’,就不需要去措述这份既说不出来,说出来也不一定能表述清楚的感觉,只要把它们变成画面,非常快速,也规避了很多尴尬  1.在熟人面前说个不停,在生人面前一言不发。

  业余爱好必有一项是睡觉。觉得别人很难了解自己。谷哥”“度娘”依赖症。热衷星相运势。必备一款聊天工具。热爱动漫。喜欢制订计划,但是未必执行。不爱看电器说明书。讨厌父母拿自己和别人比较。永远不知道自己的钱花到哪儿去了。网友成为朋友,朋友成为网友。可以用拼音打出每个字,但不见得能写出来。淘宝”一族。总想尝试广告里的新产品。

  在这种生存焦虑的干扰下,人们更容易轻率地做出变化或放弃的决定。而在虚拟世界一边,最重要的精神消费从电视剧转变为网游。网游咸瘾的关键在于“即时反馈”机制。“90后”不再像前辈一样喜欢通过漫长的等待换取一个超大的回报,而是倾向于即时反馈和激励。反馈速度越快、激励周期越短,对他们的影响力就越大。游戏给人们带来的快感甚至变成了一种针对真实世界无聊无助的“补丁”。“网游一代”并不是变得“短视”,而是他们的心理反应机制变得更为“即吋”。更多90后摄影师请关注伊娜爱贝儿儿童摄影加盟http://www.ibabyer.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