埃尔•格列柯的摄影与绘画
摄影网发布者:儿童摄影加盟

  强烈的、戏剧性的包彩对比构图在对称中力求变化和运动感埃尔•格列柯的画很容易辨认:画中人都有着颀长、扭曲、畸形的身材和奇怪的表情,画面呈现偏冷的不和谐色调,气氛与真实生活迥异,弥漫着一股诡谲的超自然幻境。似乎画家患有错视症,他画的人物有的极不符合比例。看着这样的画面,你就可以想到,画家必定是一位繁杂而神秘的人物,甚或是一位狂妄自大、目中无人的人物。伊娜爱贝儿儿童摄影加盟强调“我的作品出神入化,与得到的酬劳实在相差甚远。我是少数伟大的天才画家,我的名字将来必定永垂不朽。”

  埃尔,格列柯(EIGrecol)(1541-1614),西班牙著名画家,生于希腊克里特岛。“格列柯”是西班牙人对希腊人的称呼,格列柯由此得名。格列柯定居西班牙托莱多城38年,一直沿用此名,直到逝世。他的艺术生涯是在西班牙渡过的,所以美术史上将其列入西班牙画家之列。格列柯早期在家乡受拜占庭画风的影响,后来到了威尼斯,受教于提香门下。他深受提香嫡传弟子丁多列托的影响,学习威尼斯画派的写实技巧和鲜明的色彩,又醉心于拉斐尔和米开朗基罗的艺术,接受了人文主义。学艺完成,他到罗马想施展自己的方能,但这个不知天高地厚的希腊年轻人竟然大言不惭地声称他要修改米开朗基罗的巨作《最后的审判》,因为他觉得自己比米开朗基罗画得更好。于是,他在罗马混不下去了。36岁时,格列柯辗转到了西班牙的托莱多,试图在一个新的国度里重新开始。当时的托莱多是一个没落贵族聚居的旧首都,而西班牙正在经历社会的动荡。没落贵族也正和格列柯一样,为自己的政治出路和精神困境而挣扎彷徨。就这样,他渐渐地与当地没落贵族和知识分子熟识,找到知音,也找到了无数的订单,并为托莱多及其它地方的教堂创作了众多的祭坛画,为贵族们画了大量的肖像画。在古都宜人的气候中,他找到了神秘主义色彩的创作源泉。美术史的角度看,格列柯的画融合了拜占庭传统和西方绘画风格,具高度的个人色彩,不属于任何流派。构图上,他使用大对称,在对称中力求变化和运动感。画面常常安排成竖直构图,像戏剧一样呈现多幕场景,将一个个故事娓娓道来。不但表现了空间,还表现了时间的延续。在他的画作《奥尔加斯伯爵的葬礼》中,画面被分成两部分,葬礼的庄严悲痛场面处于下面部分,上面则是天堂的景象,展示了两个世界的奇异景象。他还借助造型和光色等手段,使得天上、人间得以自然过渡,不显孤立。

埃尔•格列柯 最后的审判

  绘画色彩方面,他倾心于内心的光和刺目的色,通过流动飞舞的笔触,铺陈在扭动上升的画布上。他使用纯粹、饱和、强烈的色彩以及大面积的黑和白,把它们组织在凄冷的色调中,构成一种神秘而高尚的感觉。他没有遵循文艺复兴时期的统一色调观或色彩过渡观,代之以强烈的、戏剧性的色彩对比。相邻的颜色一方似乎突然变冷了,另一方则突然变暖,就像烧红的金属经过淬火。画面到处呈现冷与暖、明与暗、黑与白、轻与重、漂浮与沉淀的紧张冲突,直接显示出画家的精神状态。他的色彩非常接近现代绘画、现代设计以及现代商业摄影的表现形式,被公认是表现主义和立体主义的先驱。

  他在托莱多过着离群索居的生活,终日拉上窗帘,闭门不出。他喜欢冥想,他说“阳光会扰乱我内心的光”,对诗歌、文学和建筑等都颇有造诣,同时也很奢侈,吃饭时喜欢有乐队伴奏。晚年生活拮据,自尊心变得更强,动辄与委托者们发生诉讼。去年,我到托莱多旅行,无意中撞入了那所小教堂。教堂并不显眼,朴素得如一座私人庭园。小小的教堂里游人如织,只因格列柯就安息在这里。教堂的入口不远处就挂着格列柯的48x3.6米的名作《奥尔加斯伯爵的葬礼》。巨大的画幅铺满了整面墙。墙脚下就是格列柯的墓。游人不准喧晔,不准拍照,只能默默地瞻仰,有如体验一场隆重的葬礼。更多摄影绘画咨询请关注伊娜爱贝儿儿童摄影加盟http://www.ibabyer.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