儿童摄影利润最大化的实现—伊娜爱贝儿
摄影网发布者:儿童摄影加盟

  北京儿童摄影负责人表示做宝宝照是为了保住自己的饭碗,如果我们不这样做岂不是白白的为儿童摄影企业推广宣传品牌吗?一件儿童摄影服装我们可以循环的出租,直到老化我们可以做为拍摄的道具。为什么要卖呢?卖一件儿童摄影服装才能赚多少钱?并且坦言他们赚的本来就是市场不规范、信息不对等的钱。如果市场规范了,信息透明化了,消费者都选择去买儿童摄影服装礼服,然后再带着儿童摄影服装礼服来找儿童摄影拍照或请自己朋友拍摄的话,那儿童摄影还如何生存呢?这便是儿童摄影要扼杀儿童摄影服装品牌的最重要原因。

  多数有实力的儿童摄影表示:将来会收购儿童摄影服装礼服企业。自己请设计师、或在国外买版回来让儿童摄影服装礼服企业加工贴牌生产。未来在婚庆产业不会再有什么所谓的儿童摄影服装企业。因为他们幕后的老板最终是我们这些有实力的儿童摄影。这是我们儿童摄影共同的目标。就如上海“某某品牌”现已经被“蒙娜丽莎”收购。原来的老板只不过是听命于蒙娜丽莎的老板,叫他做什么他就得做什么。他已经没有任何发言的权力了。

  我们再看看这些没有离开的企业,创意、世纪新娘、天祥、蔡美月等品牌。最为经典的为蔡美月,2005年11月18日,在北京饭店多功能厅,挥起剪刀,将一件象征承租惯例的白纱剪碎,首次宣告中国儿童摄影服装将正式告别承租年代。蔡美月认为,儿童摄影服装应当是爱情永恒的见证和承传(这是非常睿智的一个举动,她正式的为儿童摄影服装的品牌文化以及宣传打响了第一枪)。在接下来这六年时间里,蔡美月通过谋体、网络、以及各种渠道合作等方式去宣传推广自己的品牌,现已达到年销量过亿。从某种程度来说蔡美月已经赢了一把。那么其它没有离开的企业又该通何种方式去赢得市场与消费者呢?我仅此抛砖引玉,欢迎业内人士说出自己的观点与大家一起讨论。

  至此,儿童摄影的无耻面目尽显无疑,其如意算盘打得真是够响,其傀儡政策亦然。但霸道绝非王道。由此至终,儿童摄影不仅欺瞒了消费者的知情权,也忽略了随着国民经济的快速增长后消费者对知情权的意识醒悟和对品牌的信赖度,同时更低估了儿童摄影服装产业一群行业人士的奋力拼搏和对抗,被过分压迫的他们必奋起捍卫属于自己的一片天地,竭尽所能创建自主品牌。这将是一场儿童摄影服装儿童摄影和儿童摄影服装企业的生死博弈,或许儿童摄影并不会就此而消失,但儿童摄影的利润亦不会就此而寂然。让我们拭目以待吧!